台北法律事務所,好的台北法律事務所,推薦台北法律事務所 台北法律諮詢免費,推薦好的台北法律諮詢,好的台北法律諮詢 台北律師事務所,好的台北律師事務所,推薦台北律師事務所 台北律師諮詢免費,推薦好的台北律師諮詢,好的台北律師諮詢
近年來的離婚率開始越來越高,這就代表了大家對於婚姻的態度開始更明朗,而且大家也能夠用理性的態度去對待婚姻的終結,其實離婚對於一對已經沒有感情的夫妻來說是一種解脫,但是大家在進行離婚的過程中,必須要有個合理的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在必要的情況下還是要尋找離婚律師幫忙,給自己帶來更好的保護。 在婚姻家事案件中,律師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一、由律師指導、代為調取對方可能隱藏的婚內財產。 比如,律師可以去不動產登記中心調取對方是否有私自買賣房產,可以去工商質監局調查對方是不是私下有開設公司,可以去車管所調取對方是都有買賣車輛等。另外關於財產分割,根據財產的形態不同,可以分為動產、不動產,貨幣、具有現金價值的有價證券、股權等等。不同形態的財產,有不同的分割形式。這些內容我們可能都不太清楚,這時候律師就可以幫忙了。 如果沒有律師的指導,自己處理這些事,就可能在無形中被少分,自身的財產權益受損。並且,收集、判斷對方在婚內存在過錯的證據,也是需要有專業的知識和處理經驗的。 二、在爭奪孩子撫養權的過程中,委託律師,得到孩子撫養權的機率更大 另外,在婚姻家事案件中,還涉及債務分割、處理的問題。對於判斷什麼是合法債務,什麼是婚內債務,什麼是婚前個人債務,什麼是非法債務,哪些是真實的債務,哪些是虛構債務,等等這些,如果沒有律師的參與,僅憑普通大眾自己去處理,很可能會陷入誤區,把本不該由自己承擔的債務,稀里糊塗的承擔了。以上這些,還只是律師在婚姻家事糾紛中,在離婚糾紛方面的作用。對於財產繼承,子女撫養,老人贍養等糾紛處理方面,律師同樣起著很大的作用 似乎每個人都同意這樣的觀點,將來,技術先驅、軟件開發人員和程序員處在解決世界上最緊迫問題的中心。但我有一個不同的觀點就是,律師在設計和建設未來的基礎設施方面,也將發揮關鍵作用。 我承認這是一種有些與大眾相左的觀點。 許多評論家都預言,數字時代標誌著法律職業的消亡。我承認這個預測是有道理的。目前80%的法律工作是“標準化”的,不難想像,這種標準化的工作將在未來十年左右實現完全自動化。 大多數企業家和創新者把律師視為“必要的惡魔”(意為不可缺少卻又讓人反感)。我的妻子開了一家餐館,她的抱怨很多,也很正常,對於這些,律師不會聽也不會在乎,他們在意的是“有利可圖”的業務,或者說他們的行為就像“禿鷲”一樣,試圖從客戶身上或交易中榨取盡可能多的錢。 對大多數人來說,迴避律師是他們的首選。 媒體最近的案例報導也顯示了類似的態度。它們也突顯了律師在數字化和現實世界中的糟糕表現。同樣,這些抱怨也很常見。律師是最糟糕的企業家,他們的適應性不強,而且在當前技術驅動的環境中,人們與他們的關聯性也大大地減少了。 我是一名律師 必須承認,我的內心經常在律師的形象和角色上掙扎,感覺有時隱藏自己的法律背景會更好。對於那些說律師無法適應數字化轉型的言論,我持懷疑態度。儘管我也承認,律師會在新的技術世界中遇到更多的困難。 但是,最近,我改變了主意。我認為那些關於律師未來的說法是錯誤的。 現在,我相信律師將在“為第四次工業革命塑造新的全球架構”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參考今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主題)。 下面讓我來解釋一下我的觀點。 每當新年伊始,我總是在明尼阿波利斯的聖托馬斯大學法學院合辦一門為期兩週的課程,並在芝加哥度過一個週末。今年也不例外。1月6日,我乘飛機飛往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 這門課程是關於破壞性創新及其對律師的意義的。我們要討論創新的一般趨勢以及創新的組織和驅動因素。更重要的是,我們要關注兩個要素: “法律技術”和“監管技術”的最新發展。 在未來律師的工作中使用人工智能解決方案、智能合同和區塊鏈技術。 但是在今年飛往明尼阿波利斯的航班上,我意識到還需要添加第三個要素, 即律師在設計一個新的數字化和分散的全球架構方面的關鍵作用。 很明顯,未來的全球架構將圍繞數字技術和數字化。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分析等新技術的出現,催生了新型組織和創新商業模式的新經濟。 讓我們想一想。“共享經濟”“零工經濟”“循環經濟”“平台經濟”“千禧年經濟”等術語經常被傳播得滿天飛。但是其中一些被誇大了。事實是,數字技術已經出現並將繼續改變消費者的行為。 勞資關係正在發生變化。我們對地位和所有權有不同的看法。手工和知識工作的自動化正在發生,而且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算法越來越多地代替我們作選擇。傳感器和生物識別技術將使我們能夠以新的方式做生意。 企業正在見證從產品到服務的轉變。我們將越來越多地使用數字身份。房地產、汽車等資產也將在未來數字化。我們正在創造一個模擬“真實世界”的數字世界。技術導致組織和商業模式更加扁平化和分散化。平台公司正在改變行業。納米技術將對我們的預期壽命產生重大影響。無人機和地球觀測數據可以幫助我們實施救援。 很明顯,在我們的數字社會中,協調和激勵結構與當前更加集中的社會層次、程序化和規範化結構有很大的不同。 律師工作的未來 那麼,為什麼律師會在這個新世界的設計和架構中如此重要呢? 1995年,史蒂夫喬布斯在他的專訪紀錄片《遺失的訪談》中提到了這個答案: “這個國家的每個人都應該學習如何編程,至少應該學習一門計算機語言,因為它能教你如何思考。” 就像上法學院一樣。我不認為任何人都應該成為一名律師,但上法學院實際上是有用的,因為它能教你如何以特定的方式來思考……所以我認為計算機科學應該是一門文科的學問。 史蒂夫喬布斯沒有解釋他所說的這種“特定的思維方式”是什麼意思,也沒有解釋為什麼這種思維方式,在數字世界中可能是一種強大的品質/技能。但我的經驗讓我認為史蒂夫·喬布斯是對的。法律思維也將在數字時代發揮關鍵作用。 法律技能 下面是學習法律能培養的三種技能—— 總體來說就是適用於數字化世界的三種法律思維。 1.解決複雜問題的能力 這種法律思維,可以創造性地解決高度複雜的事實問題。這意味著你要運用批判性思維、分析和應用能力。律師接受的訓練是利用複雜的概念進行思考,這是解決未來已知和未知挑戰的一項重要技能。 2.動機思維 傳統上,這種法律思維涉及分析和研究規則和規章對人類行為的影響。而在數字時代,動機思維也非常強大。在新的時代,傳統的系統、模型和假設將被徹底改變,思考技術架構對人類行為的影響,對於選擇最佳架構至關重要。 3.講故事和說服的能力 法律問題往往有很多答案,而構建一個令人信服的故事,說服別人同意你的觀點,本身就是一種本事。這些價值觀似乎與數字世界的需求一致,在這個世界裡,最好的解決方案絕不會顯而易見,所以能講一個令人信服的故事是最重要的。 以上仍然不夠 當然,傳統的法律推理包括“向回看”,這是以判例和類比為基礎的,強調以往的經驗和規則(英美法係不同於我們大陸法系,他們強調判例法和類比)。因此,數字時代的法律推理需要調整,需要融入創新思維。為了讓律師成為焦點,需要創建新的“法律”模式。 這就是我們在明尼阿波利斯想要做的—— 幫助改變律師的思維方式,注重法律思維的核心價值,調整法律培訓,使之能更適應數字化時代。 這種新的數字化培訓將使律師成為技術開發人員和程序員首選的合作夥伴,並成為構建未來急需的分散化架構的關鍵參與者。畢竟,這種新架構將為我們帶來更大的數字化機遇,會推動我們未來的生活、工作和教育。

架站緣起

我從事法務工作已有6年之久, 每每遇到客戶來事務所都很緊張, 尤其是第一次遇到法律問題的客人更是急如熱鍋上的螞蟻, 憂心忡忡.

若要到事務所詢問,又擔心高額的費用可能負擔不起等因素, 而排法扶的時間可能要等很久, 且法扶諮詢時間又短, 因有鑑於此, 我架了這個網站, 讓大家有一個透過網路做免費諮詢的方式.

事實上簡單的法律問題其實並不需要透過律師解決,寫寫狀就可以處理,另外也算替自己做做公德服務大眾,因此創立了這個法律諮詢家.…